UPMCHINA
  • 新闻
  • 《一财周刊》专访贝松宁:传统纸业也有新机会

《一财周刊》专访贝松宁:传统纸业也有新机会

Press Release 12.8.2016 9:00 EEST
 
数字化虽然对文化用纸造成了冲击,却也成了标签用纸等产品的新增长点。
C= 《第一财经周刊》
P= UPM 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贝松宁 (Jussi Pesonen)
 
芬兰前总理亚历山大·斯图布说:“苹果手机杀死了诺基亚,iPad杀死了造纸业。”数字化把一大批技术企业推向浪潮之巅,对于传统的造纸工业也产生了如资源紧缺、环境污染、市场低迷和产能过剩等诸多影响。在UPM的首席执行官贝松宁(Jussi Pesonen)看来,数字化对于文化用纸需求的冲击并不影响纸业的创新。森林是宝矿,除开传统用纸,在标签用纸、胶合板、生物燃料上,森林工业能做的还有更多。
 
C:节能降耗和减污是中国造纸业的痛点,在UPM的实践过程,有哪些方法能有效降低高能耗和高污染?
P:首先要有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对能耗和污染有行动指导,然后要舍得前期投入,应用全球现有的最先进的技术。比如在森林的采伐中,尽可能模仿森林发展的自然过程,降低人为活动在采伐过程中的影响,采伐后还需专业清理和翻整,再补种新树苗,保障林地的可持续发展。拿UPM来说,目前我们在常熟累计的环保投资就达4.5亿元,常熟纸厂的造纸白水循环利用率已达到97%,固体废弃物循环利用率超过99%,生产一吨纸的耗水总量减少了60%。排水量减少会带来良性的循环,能耗减少,原材料重复使用率高,就能减少物耗。其实中国的环保标准也在不断提高,太湖流域造纸废水排放的各项指标本身就严于国家标准,比如固体悬浮物浓度从每升100毫克降低到10毫克,这意味着经过处理后的废水在没有色度的情况下要达到清澈透明的程度。UPM在常熟投资的600多万元的织布盘式过滤器能使废水中固体悬浮物的浓度保持在每升3毫克至5毫克的水平,远低于国家标准。有可持续发展绿色造纸的理念,监督自己采取措施,减少原料使用,才能提高资源利用率。面对产能过剩,造纸企业要做的,就是找到自己的位置,并且努力让自己变得更环保。
 
C:数字技术的到来,对传统的造纸业会产生一定的冲击,该如何应对?传统纸业有没有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
P:数字化对造纸行业的影响正负都有。负面的冲击,比如数字化会影响纸面媒体的销量,从而降低文化用纸的需求。但是数字媒体的推动会给我们的业务带来正向的推动力和更多其他机会,比如UPM常熟工厂目前不仅生产办公用纸,还生产标签用纸、标签类产品等
等。生活用纸方面的确存在同质化竞争,但是在特种用纸上,有着技术门槛。比如常熟三号纸机在整个亚洲是唯一一家专门集中生产标签纸的,技术全部从芬兰转让,在整个亚洲地区没有竞争对手,特种纸的生产处于最高水平。至于新的利润增长点,电子商务势头最猛。电子商务的大规模发展带来了标签类产品的迅速覆盖,比如不干胶的需求大幅增加,全球有6%的标签用纸增长在亚太地区。从传统纸到标签生产,是非常重要的趋势。另外我们的业务是基于私人消费,不是大规模的基建投资。中国的私人消费仍然非常健康强劲。比如纸浆业务,满足的是人们日常生活所用的纸巾、纤维、卫生等产品,锯木主要用于家具,纸品、标签用纸则广泛用于食品、办公等日常消费领域。即使GDP中其他组成部分如投资、基建等方面有所放缓,只要个人消费没有减少,对我们的业务就没有影响。5年前,我们在中国市场的增速为6%7%,现在已达到12%,甚至更多。
 
CUPM在产品创新方面有哪些进展?着眼全球,森林纸业目前有哪些前沿的技术?
P:从全球层面看,UPM最新的创新是基于木材的生物燃料的开发和生产,比如生物燃料和生物柴油。我们将生物炼油和纸浆生产联系在一起,把纸浆生产中的副产品加以利用,生产出高质量的生物柴油,同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生物化学、生物化工品的产品开发,会逐步取代石油化工中提取的性能材料。但这些还在研发阶段,尚未投入使用。还有木塑复合材料,比如胶合板在建筑领域的应用。我们所说的森林生物质更多是以木材、木质作为基础开发的化合物或者是生物能,其实就是生物能源、生物材料。(采访:陆佳裔)